提交公众号 推荐公众号
当前位置:首页  娱乐正文

误用表嫂电脑,竟发现她拍下许多让我脸红的小视频……

2017-01-04 娱乐 | 糗事大百科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夜晚,寒山村里凉风习习。

 

吴永初一家四口,三张竹床并在一起,放在家门口,吴永初和老婆兰子各睡一张。在两旁,凤仙和司南姐弟俩睡一张竹床。

 

时至九点多,吴永初依然辗转反侧,自从上次大病出院后,他和老婆兰子还没有过一次夫妻生活,他觉得他自己想做了,他的眸子里有了饥渴,看着繁星点点,脑子里却一直浮现出兰子美丽的倩影,他禁不住将头扭过去,眼睛直视自己的女人。

 

“咋啦?又动歪脑筋了吧?”尽管隔着一张竹床,兰子还是感觉到了老公吴永初的需求,她主动将手伸到吴永初身上开始抚摸起来。

 

毕竟是夫妻,心有灵犀一点通,知道他这根歪歪肠子,平时吴永初的眼睛一盯着她的身上看,她就知道老公那根筋有想法了,所以主动出击,迎合他的需求。

 

吴永初老老实实地应道,“嗯!都两个月了,咋不想?要不,咱上屋里去吧?他的语气有些急切。

 

“呵呵,今晚一定满足你,傻瓜,知道你猴急猴急了,那你先过去吧!我一会儿就进屋”,兰子小声说道。

 

“一起过去,俩孩子都睡着了,我一刻都不想等了,吴永初说话的语气都在颤抖,可见他的需求是真的很旺盛了。

 

“不,你看,隔壁双林家还亮着灯呢!一会儿你动静那么大,让人家双林跟他媳妇听到了多不好呀?难为情,你没有生病的时候,有一次到教育局学习了两天回来,抱着人家就猛来,双林媳妇就听到了,后来在村里说呢!难为情死了”,兰子有些犹豫。

 

“呵呵,好,那我先过去等你,你快点,她们家灯熄灭了你就赶紧进屋哈!”吴永初掀开毯子,穿着短裤下了竹床,悄然无息地朝自己家屋里走去。

 

兰子待丈夫吴永初进屋后,起身坐在竹床边沿,斜视了一眼隔壁邻居双林家,微弱的松油灯光透着双林家破旧的窗户射出来,看来他们家还没有熄灯的迹象。

 

“耶?这双林家今晚咋回事?每天睡得比我们家还早,今晚竟然还不睡觉?哦!一定是他们家孩子梅子从县城一中回来了,还在做作业吧!”,兰子一个人站在竹床边嘀咕着。

 

这时候,饥渴的吴永初在自家的窗户上接连敲了敲,总共三下,示意兰子快点过去。

 

“知道了,老公,催魂啦?”兰子小声喝道。

 

其实,她比吴永初还想呢!毕竟是三十如狼的年龄,只是考虑到办事还是放开来好一些,窸窸窣窣,偷偷摸摸地总归不太爽,夜深人静的,如果隔壁家没有睡觉就办事,那一定能听到的,农村人嘴巴可不饶人,尤其是双林家媳妇美芝,那一张利嘴,她要知道了谁家发生了这样的风流韵事,恨不得到村里的广播里去播音,这是兰子最怵她的地方,上次兰子已经领教过她的厉害了。

 

美芝在寒山村可是有名的厉害女人,平时把自己男人双林给训的跟龟孙子似的,双林敢怒不敢言,他说,他要是反抗了,回家老婆就不让他碰,态度非常坚决。有一回夫妻俩吵架了,美芝直接让双林睡牛棚,跟她们家的老黄牛睡一个铺,接连睡了两个晚上,双林从此以后就不敢惹自己这女人了。

 

美芝不仅对自己老公下得了手,对别人更是毫不含糊,因为她胸前的包子又胀又挺,惹得许多血气方刚的老爷们没事就想摸她一把,村里的二牛有一回见美芝一个人在田里割稻子,悄悄地摸到她身后摸了一把,被美芝差点用镰刀砍掉一根手指头,真的惹不起!

 

别看美芝很凶悍,可是,在教育方面很有一套,她唯一的宝贝女儿梅子就在她这位“虎妈”的严格训练下每年都考全年级第一名,这也是她老公双林对这个老婆很服气的原因之一。

 

闲话不说,再说兰子,终于,见双林家的灯熄灭了,四周死一般的寂静,只有田间地头的青蛙像发了情的男人一样不停地叫着,蛙声响彻整个山村。

 

兰子摆动柳腰,扭着性感的丰臀兴奋地进了屋,她知道老公吴永初肯定急坏了,这些年,吴永初对她一直是一副百吃不厌的架势。

 

果然,刚一踏进自家的屋子,就被一双有力的大手抱住了,吴永初嘴里喘着粗气,“媳妇,快点,想死我了。”

 

吴永初呼哧呼哧地喘着,焦急地说道,“快了,媳妇,我真的好想,有时候上课时都会想你,媳妇,谁不知道你是咱们十里八村最漂亮的媳妇,我还怕你想我了,我又在治病不能伺候你,担心你憋不住找人呢!”。

 

“去你的!我是你媳妇,我能找谁去?”,兰子嗲嗲地骂道,但手里仍旧没有闲着,试图让吴永初展现他雄性的力量。

 

结果,两人努力了近十分钟,一点效果都没有,吴永初仍然是无精打采,效果不明显,几乎没有一丝斗志,这下兰子急了。

 

“勇,是不是你没有看到我的身体就不行,以前你一看我洗澡就火急火燎的要我,要不然咱们到里屋去,上床,把灯点着,你看着我的身体,说不定就立起来了”。

 

“好,兰子,我抱你进去”,吴永初采纳了老婆的建议,一哈腰将兰子抱了起来,朝卧室走去。

 

毕竟是自己的家,没有灯光,吴永初仍然准确无误地将兰子放到了自家的大床上,没有一点失误。

 

“别点灯了,难为情”,兰子小声说道。

 

“咋啦?反正孩子们都睡了,我看双林家的灯也灭了,放心吧”,吴永初疑惑地问道。

 

“不放心,勇,用手电筒吧!点着灯放不开”,兰子说道。

 

“哦!那行,兰子,都依你,手电筒在哪里?”

 

“在床头,你摸摸,我记得就放在枕头下面。”

 

“嗯!摸到了”,说着,吴永初打开了手电筒,那灯光射向了自己女人那充满了诱惑的神秘之地。

 

吴永初的老婆兰子,娘家是孤家寨的,位于寒山村西头,这个寨子交通闭塞,贫困落后,但是令人惊奇的是这个寨子里的女人大都非常漂亮,肌肤如秀娘河里的水一般洁玉无瑕,如壁如玉,身段子也纤弱无骨,显得特别清丽,端正,也许只有这片山水才能孕育出如此美丽的女人们!

 

兰子就是这个寨子里走出来的美女,而且是孤家寨里最美丽的女人,兰子的腿特别美,浑圆的膝,巧致的餜,骨肉匀称,纤浓有度,或坐或立总是人们第一眼的焦点。

 

让寨子里所有大姑娘小媳妇嫉妒得发疯的还有她长了一张千娇百媚的脸蛋和勾魂摄魄的媚眼,吴永初第一次见到兰子几乎被她的美丽电晕过去,他此生从来也没有见到过也没有想到世界上竟然有如此美丽的女人。

 

可以说,兰子在他眼里就是天仙,就是天使,她也确实有着天使般的脸蛋和曼妙修长的身子,任何男人见到她,都会奋不顾身地想与她共浴爱河,这样的女人,对男人就是一剂毒药,尽管是毒药,男人们还是会义无反顾地想一亲芳泽。

 

所以,当吴永初见到兰子后,毫不犹豫地把老母亲的传家宝,一块传了上百年的玉璧,大大方方地作为见面礼赠与了初次见面的兰子。

 

当然,兰子也对这位寒山村里身材最挺拔,且认字最多的帅哥一见倾心,两人相处了一个礼拜就迫不及待地滚到了婚床上,很快开花结果,相继有了凤仙和司南一双儿女,一家人过得倒也其乐融融。

 

这些年来,吴永初专心在村里教书,一个人教五个班,当然,每个班也就是十多二十个孩子,但也很辛苦的,每天一个人轮轴转,一个班上完了,让孩子们自习,又换另一个班。

 

当然,虽然辛苦点,但由于对孩子们有感情,对山村有感情,再加上回家后能抱着全村,全镇,甚至全县,乃至全省全国全世界最美丽的女人,他的老婆兰子睡觉,这种精神鼓励对吴永初来说是最大的,也是最有效的,能永远与这样的老婆生活在一起,夫复何求?因此,他对教书也就乐此不疲了。

 

兰子每天的生活很简单,相夫教子,这些年跟着吴永初也学了点知识,也能识文断字,除了是干一些力所能及的农活,家务,主要就是教司南识字,进行学前教育,凤仙已经读一年级了,也就不用她管了。

 

而且凤仙不单遗传了她的美貌,一看就是美人坯子,脑子还特别灵光,出口成章,记忆力超群,吴永初说女儿这方面像他,以后肯定是个女先生,每次听到这句话,兰子都很欣慰,觉得自己嫁给吴永初真是八辈子修来的福气。

 

吴永初是个特别疼老婆的人,兰子虽然生活在农村,但由于吴永初的疼爱,从不让她干粗活和累活,所以无论是脸蛋,还是一双娇弱无骨的玉手,都保养的像城里小媳妇的手一般柔嫩,让村里其他好色的男人们,每天都惦记着怎么样背着老婆和吴永初,逮个机会喀喀她的油。

 

二牛就曾经在村里女人洗澡的地方埋伏过,主要目的是偷窥吴永初的女人兰子洗澡,结果被村长吴德财发现了,说他的行为辱没了寒山村的先辈,将他吊起来打了了一顿,据说那次把他的男人宝贝给打废了。

 

有人说是村长吴德财公报私仇,因为村长吴德财对兰子也是有想法,碍于吴永初是村里唯一的秀才,得罪不起,平时也只能眼馋而已。

 

但是,并不是每个人都有顾忌的,村里的超级坏蛋吴立就是个例外,这个远近闻名的光棍汉,他对兰子早已垂诞三尺了,但始终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他曾经在村里的老爷们面前吹牛,说有机会逮着吴永初老婆兰子,他肯定不会放过她的,反正他就一个人,吴永初这个秀才能拿他怎么着?

 

这不,今晚,寂寞难耐的吴立,由于想念吴永初的老婆兰子,借着微微的月光,摇摇晃晃迈着醉步,朝吴永初家信步走来。

 

妈的,睡不到兰子这仙女,老子看看总行了吧?吴永初这个破秀才,怎么不早点挂了?你老婆兰子就可以归老子了,吴立恨恨地念叨。

 

吴立是寒山村的放映员,“三无人员”,即无父母,无老婆和无孩子,光棍一条,从小吃百家饭长大,十五岁时跟着村里的放映员老吴头学放映。

 

老吴头伸腿后,吴立就接下了老吴头的棒,做起了村专职放映员,遇到村里和附近村寨的红白喜事,他就给办事的人家放一场电影,也有点微薄的收入,再加上他也种点地,活下去是不成问题,不至于像以前那样,挨家噌饭,也算能自食其力。

 

随着年龄的增大,又有职业便利,吴立经常会偷偷地在家放一些比较刺激的电影,如寡妇村等,这样的影片看得多了,男人的那根神经就越加敏感,尤其看到村里的小伙子们大都在父母的操办下纷纷从外面弄来了如花似玉的小姑娘做老婆,过着滋滋润润的夫妻生活,这羡煞了吴立!

 

于是,有事没事的,吴立就会把电影里学到的那些哄女人的招式在村里的大姑娘,小媳妇面前免费试用,希望博得女人们的一颦一笑,有时他还会借机喀油,摸摸人家小媳妇的手,脸蛋,甚至臀部。

 

但这些女人们也不知道是对他这些动作无所谓还是可怜他,满足一下他的饥渴,大都选择了嘻嘻哈哈一笑,最多是嗲嗲地骂道,“死吴立,想摸自己找媳妇去,摸老娘干啥呀?”,这时候,吴立就会觉得非常自豪!

 

就是他这种看到女人就往上凑的饥渴样,使得村里的小伙子们都想扁他,但又找不到合适的理由,因为自家的女人也没有人投诉过他。

 

当然,大家也有点怕他,因为这家伙反正就自己孤家寡人一个,从小到大,只要他不乐意了,动不动就跟你拼命,谁有那么便宜的命跟他拼?只能在背后给他送了外号“超级坏蛋”。

 

更可气的是村里的小媳妇们还都听喜欢听他唠嗑,听他说电影里那些情啊爱啊的故事,听他海吹从镇里,县城里听到的奇闻轶事。

 

总之,吴立在村里,男人和女人的眼中,他的形象是完全不同的,男人们觉得这家伙像个流氓,担心他趁和自己女人唠嗑之时,对自己的女人下手,给自己戴绿帽子;

 

女人则觉得吴立懂得多,嘴巴会说,还很甜,会哄人,希望自己的男人像吴立这样说些甜言蜜语,只是这个家伙太懒,太穷,都二十五了(在山区这是大龄青年了),还是光棍一条,没有女人敢嫁给他。

 

吴立这些年,从他会想女人开始,就暗自给村里的大姑娘小媳妇排名次,比如,吴永初的老婆兰子是村里的第一美人,村长吴德财的媳妇秀姑是第二美女,还有双林家的女儿梅子是第三美女,虽然她看上去还没有完全长开。(吴立的标准主要是看胸部,梅子的看上去虽然不大,只是有些圆鼓,不像兰子和秀姑那样丰满,看着都流口水了)。

 

 

但梅子那修长的大腿和苗条的身段,尤其是美丽的眸子里透着的那股灵秀,让吴立每次一看到她就如沐春风的感觉,妈妈的!真漂亮!说不定以后能超过兰子呢!

 

吴立觉得梅子有这种潜力。

 

前些日子,吴永初被医生判了死刑,下了病危通知给了兰子,这个消息吴立也知道了,这小子当时就想,“如果吴永初不在了的话,老子就捡个现成的,把兰子这个女人弄过来做老婆!尽管是二手货,但比猴子家媳妇,那种丑不啦叽的女人好多了,还白捡一双儿女,妈妈的,值得!”

 

这家伙暗自打着自己的如意算盘。

 

他认真地想过,寒山村里,唯有他是光杆司令,吴永初要是挂了,兰子肯定是他的,在寒山村这种闭塞的地方,寡妇长得再漂亮,也很难改嫁的,没有敢娶,怕这女人是克夫命,但他吴立肯定有这个胆子的。

 

有道是,男人花下死,做鬼都风流。

 

然而,让他没有想到是吴永初的病竟然奇迹般好了!人家死里逃生地又回来了,兰子还是人家吴永初的,这让吴立难过了好一阵子,觉得命运对吴永初太好了,对他吴立太苛刻了。

 

吴立因为喝了点小酒,在床上越想越难受,身上貌似有股火在升腾,套上一条穿了四五年的破裤子,下了床,走到了破窗户旁,看着外面淡淡的月光出神,脑子里不断地浮现出吴永初老婆兰子美丽动人的倩影。

 

吴立无数次地偷窥过兰子独自在山里的小溪中洗衣服,他喜欢看兰子一边洗衣服一边拨弄秀发的模样,如西施涴纱,尤其是夕阳西下的时候那副美景更让吴立十分神往,要是自己有个这样的老婆就好了,每次眼睁睁地看着兰子挽着装满衣服的竹篮回家,吴立都会发出这样的感叹。

 

要不去看她吧!哪怕是远远地看着她跟她老公吴永初躺在床上睡觉也是一种享受,比空想总好多了?再不行就去村长家溜一圈?秀姑长得也够带劲的,吴立对村长吴德财老婆也垂涎三尺,每次看到吴德财骑着村里唯一一辆摩托车带着老婆秀姑进城,吴立都会咒吴德财早点挂了,他就巴不得秀姑也早点成寡妇,他可以顺便捡个便宜。

 

秀姑跟兰子相比最大的特点就是胆子贼肥,仗着是村长媳妇,喜欢对村民吆五喝六的,特别是吴德财买了一辆摩托车后,她更加得瑟了。

 

有一次,吴立亲眼看到她自己骑着老公的摩托车碾死二牛家一只老母鸡,以为没有人看到,就干脆将老母鸡塞到摩托车后备箱里带回家炒着吃了。

 

吴立是闻到了她家厨房里有炒鸡散发出来的香气才确定了秀姑吃了人家二牛家一只老母鸡的,本来吴立想以此要挟秀姑,让秀姑陪他睡一个晚上,哪怕打一炮也行,可是,趁村长不在家,跑到村长家里跟秀姑说明来意,让秀姑以陪睡来换取他的封口,可是,吴立话说出口不但没有尝到秀姑的肉味,还被秀姑踹了一脚,差点把老二给报销了。

 

秀姑反过来威胁他,说他再敢打他的主意,她就告诉吴德财,让吴德财派人把他的老二给割掉喂狗,吓得吴立撒丫子就跑了,他知道吴德财是个说到做到的人,心黑手狠,不是闹着玩的。

 

但他暗自发誓总有一天要睡了这疯女人,还狠狠地咒了她四十岁之前必做寡妇,后来觉得还不解恨,就咒她三十五岁前肯定死老公,女儿没有长开就会被男人卡擦掉,这样他才觉得心里舒服了点。

 

尽管没有成功要挟到秀姑,还被她踹了一脚,但吴立回家后阿Q了一个晚上,第二天跟没事似的,见到秀姑依然色迷迷的盯着她胸前一堆肉坏笑,反正秀姑对他的这种无赖也见怪不怪,索性不理他。

 

闲话不说,吴立站在窗前,仰望苍穹,最终决定上吴永初家附近踅摸踅摸,如果能看到兰子那就等于是意外之喜。

 

吴立家离吴永初家不是太远,中间也就隔了双林家和另外两户人家,吴立推开自己家的破门,借着月光迈着醉步朝吴永初家走去。

 

此时的寒山村,一片寂静,山村里的夜晚,静得早,一般农户人家白天主人干活累了,晚上都休息的很早,绝大部分人家在八九点钟就睡觉了,极少有人家会到十点以后睡觉的,除非是几个老爷们在一起打牌,那稍微会晚点,也不会太晚,吴德财有令,寒山村绝不允许通宵达旦地打牌,打麻将,说镇上的派出所有抓赌博的指标,万一打牌被当成了赌博,他是不会上镇里赎人的。

 

他这么一说,谁敢挑战呀?寒山村除了吴德财,到了镇上,谁也不灵,只要他办事才好使,这也无形中给他立了威。

 

吴立转到了双林家门口后,发现他家院子里躺着的竹床上躺着三个人,他都不用想,就知道是双林夫妻俩跟她们的女儿梅子睡在院里。

 

本来,吴立想走近点看看双林的女儿梅子,但一想到双林媳妇美芝的泼辣,万一她醒过来发现了自己,非被她扒掉一层皮不可,所以还是没敢行动。

 

于是,他还是选择了上吴永初家看看他的梦中情人兰子,当他蹑手蹑脚地猫到了吴永初家门口时,发现竹床上只有两个小孩子躺在上面,吴永初夫妻俩都不在院里。

 

正当他迷惑不解之时,突然,听到吴永初屋里传来了粗重的喘息声和女人的说话声,吴立忙哈腰摸到了窗户下,“勇,累了吧!还是不行啊!要不今晚就算了吧!我的手都酸死了,可能是你今晚太激动了,太紧张了吧?”。

 

“不行,兰子,我今晚必须进去,我不服,怎么会不行了呢!我明明很想你呀!老婆,你别急,我肯定行的”,吴永初喘着粗气说道。

 

“算了,勇,估计跟你这次生病也有关系,不行咱们明天上医院看看,没事的,勇,我能等你”,兰子动情地说道。

 

【未完待续……】

==========================================

未删减版内容,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 ↓ ↓

原版阅读 加入收藏
分享给好友

相关标签: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