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狼2》新媒体版权遭争抢,第三方版权运营是啥

栏目:男人话题 编辑: 时间:2017年09月08日 16:35:24



8月16日,上映三周的《战狼2》总票房已经超过48亿。但这只是公开的收入,还有你不知道的是电影下映之后的新媒体版权收入。

根据娱乐资本论了解,很多版权公司都在争抢《

8月16日,上映三周的《战狼2》总票房已经超过48亿。但这只是公开的收入,还有你不知道的是电影下映之后的新媒体版权收入。 根据娱乐资本论了解,很多版权公司都在争抢《战狼2》的新媒体版权。如果能以5000万的价格拿到独家版权,然后以600万的价格分发给10家渠道公司,版权运营商就能净赚1000万。 这个逻辑背后隐藏着一门靠运营新媒体版权来赚钱的生意。我们发现,国内的大部分影视新媒体版权都集中两家公司手中。 一家是上市公司捷成股份旗下的华视网聚,它几乎垄断了大部分头部电影、卫视剧集的新媒体版权;另一家是盛世骄阳,以运营电视剧、动漫新媒体版权为主。另外,还有中小公司不断加入到这个领域中,比如新三板公司世纪优优和一言一默。 因为当下视频平台在长尾内容方面的采购预算是有限的,大部分资金都用来购买头部内容,而且不断加码,第三方版权运营公司应运而生。那么,这类面向新媒体的版权生意到底能做多大呢? 国内市场确实能看到天花板。按照行业内的惯例,头部电影新媒体版权单价也就在3000万到5000万之间,而且每年出品的电影数量是有限的。 不过,这些版权公司可能不仅仅靠国内市场赚钱,他们还会通过走量的方式卖到非洲、东南亚等国家。甚至,有版权方以2万块钱的价格买一部旧电影版权,在海外通过分销的方式倒手卖给不同的渠道公司,单片收入可达30万。 在一位业内人士看来,新媒体版权运营还是有一定市场,不过,也有特殊案例的存在。曾经,《卧虎藏龙2》在Netflix(奈飞)和影院同步上映,新媒体的版权分成收入甚至高于影院票房分成。 “也就是说,假如影片上映与网站上线之间的窗口期足够短,有可能不需要新媒体版权方这样的第三方公司,而是出品方直接与网站合作。” 通过上下游渠道的剪刀差,华视网聚半年营收9.21亿  2014年《武媚娘传奇》单集160万的新媒体版权价格已是巅峰,如今《如懿传》单集网络售价已经攀升至900万。 吃瓜群众对电视剧版权价格的高涨已经见怪不怪,却不知电影的新媒体版权也在逐年上涨。2008年冯小刚执导的《非诚勿扰》新媒体价格不到100万,2015年《捉妖记》已经达到5600万。 考虑到电影版权的采购价格主要参考票房,《战狼2》的售价或许将创造新高。 因为电影已经在院线有过一轮发行,新媒体渠道只是补充,所以电影新媒体版权价格相比电视剧来说较低,也没有哪家视频网站有独占电影播放权的布局,一般是由第三方版权运营方来进行版权分发。 在2015年以前,类似华视网聚这样的版权运营方往往在电影上映前一年,就和片方谈好了独家新媒体价格,并和优酷、爱奇艺、PPTV、百视通这样的播放渠道签订分发合同。 等电影从院线下映,在视频网站、IPTV、OTT等平台上画,这次交易就算完成。华视网聚拿到了版权,赚取了上下游的差价,播放渠道则以几百万的价格拿到一部热门影片丰富媒体库。 以《捉妖记》为例,出品方安乐影业卖给华视网聚的价格是5600万,后者在当年10月份以前就从腾讯视频、PPTV、乐视视频、百视通等6家平台收回了5056万的成本。考虑到二轮及多轮售卖,收回成本不成问题。 靠着与出品方的紧密联系,以及60~70家播放渠道的覆盖,华视网聚对影视资源的整合方便了平台方,也达成了业绩上的飞速增长。2015年营收7.1亿,2016年营收11亿,2017年上半年营收9.21亿,规模化的采购和播放权分发看起来十分可观。 采用“以销定采”的分销模式,在前一年四季度与下游新媒体签订框架协议,按照约定的数量,提供不同类型和票房/收视率水平的影视剧版权给下游新媒体平台,版权运营方基本上可以首轮销售收回成本。之后再通过将新采购的内容与版权资源片库进行组合售卖,达成长尾销售。 根据捷成股份2015年的公告预测,华视网聚的片库发行收入大约占总收入的30%左右,首轮影视剧约占比70%。考虑到这两年华视网聚在版权采购上的布局超过当年的预计,如今片库发行收入占比应该更高。 因为版权运营方采购的“独家”版权期限为5至10年,授权给下游新媒体企业一般为1至2年,版权运营方可以进行多渠道、多频次、多轮数的数字化分销。 巨头垄断行业,中小版权运营公司从海外找出路  看起来版权运营行业门槛低,技术要求不高,拿到片子就可以分发,而且回款时间短。“个人和皮包公司就能干,只要能拿到高清介质、版权链就能赚取差价。”所以,这几年不管是个人还是上市公司都有参与新媒体版权分发,利润也十分可观。 以最近挂牌新三板的一言一默为例,它仅有17名员工,却在2016年创造出4047万的收入,1087万的净利润,其中仅韩剧包就带来了2569.91万的业绩。 世纪优优在主攻国产剧出海之前,也曾经在2014年靠着《我爱男闺蜜》、《生活启示录》两部电视剧的版权,获得5057万的收入,去除版权摊销成本2972万,净赚2085万。 视频网站方面,优酷、企鹅影业都参与过电影版权分发。比如《心花路放》《智取威虎山》两个片子就是由优酷进行新媒体版权分发的,它先把播放权卖给爱奇艺、乐视视频,又把剩余的渠道播放权转让给了华视网聚。 之前万达旗下的电影营销企业——影时尚也曾经尝试进入新媒体版权发行行业,但没有足够多的下游分发渠道,浅尝辄止。此外,慈文传媒、华策影视等公司也都有从事版权分销、海外发行的部门或子公司。 只是年收入过亿的规模化企业,只有华视网聚、盛世骄阳两家。“作为中间商,版权运营行业的想象力有限,而和渠道方的合作需要多年维护。大资本方在该领域没有砸钱的意愿,小公司没钱批量化购买热门剧。” 联想到乐视视频在2010年以后靠大举购买版权崛起,近两年因为资金短缺黯淡,不难发现这其实是个特别倚重资金和规模效应的行业。囤积的优质影视剧越多,合作的播放渠道越多,版权运营商的优势愈加明显。 根据华视网聚公司电视剧采购总经理关景海在采访中的说法,2016年上星播出的新电视剧共有210部,而华视网聚采购了其中80部的新媒体版权,占有率达到40%。 而同期被皇氏集团并购的盛世骄阳营收规模一直维持在4.2亿左右,停滞不前。相比华视网聚每年7-10亿的版权购买,盛世骄阳的采购规模偏小,覆盖的渠道亦偏少。 在马太效应的加持下,小型版权运营公司几乎抢不到当年热播剧的新媒体版权。如《赢天下》、《琅琊榜2》这种头部剧集早早被视频网站预购,《复合大师》、《思美人》、《霍去病》这类热度稍高的电视剧则被华视网聚收入囊中。 所以,这两年不断有公司从海外市场谋求出路,或者引进海外电影,或者推动国产剧、国产电影出海。 第三方新媒体版权机构有可能出局 “本身国内市场不大,大家都在抢,价格变得很低了,所以就都去国外了。一些企业从国外买回来一堆你没听过的电影卖给新媒体。”根据业内人士介绍,从国外电影节上买获奖影片在大陆的新媒体版权,最便宜2~3万一部,所以才会有部分公司打包购买上百部影片。 这个版权运营商在拿到影片版权后,往往会以极低的价格卖给视频网站、IPTV等十几个播放渠道,薄利多销。只要有公司愿意买就卖,8000万、6000万/部的价格基本上属于白菜价。 另一方面,随着海外华人越来越多以及文化出海的政策鼓励,世纪优优、华视网聚等公司也开始尝试出口国产剧,拓展市场。“在国内版权业务刚刚兴起的时候,我们就想能不能把这种模式复制到海外,后来通过和国外平台方邮件通信,参加国际电影、电视节逐渐切入到国产剧海外发行中。”世纪优优董秘李文娟告诉小娱。 相比国内市场上20多家版权方同时争抢一个热门剧,国产剧出海这个市场还在拓展阶段,“只要开拓出来市场就是你的。”国内能不能抢到热剧版权不好说,但是国外是旱涝保收能赚的。 由于国产剧的海外版权比较便宜,经过运营方在YouTube、Daily motion,Viki等多渠道分销,收回成本不是问题。根据2016年报,世纪优优向九州梦工厂采购了440万的电视剧海外发行权,而这部剧正是《海上牧云记》。“这块业务刚刚起步,一开始很多公司不知道电视剧还可以卖海外版权。目前大多数影视公司把海外发行当做一个补充,为了扩大旗下艺人的海外知名度,增加电视剧的海外影响力。” 相比国内的IPTV、OTT端已经被华视网聚拓展,海外的玩法可以更多样。除了世纪优优自主开发的智能盒子UU BOX已经在澳新发售,还有一些企业在研发针对非洲的OTT端APP。在YouTube的中文频道代理国内游戏的宣发,给华语网络小说倒流都不是问题。因为语言不通、各地区国情不同,资金实力在海外发行中决定性不强,最重要的还是翻译以及运营。 不过,新媒体版权运营也正面临一定风险。 视频网站的会员战略正在改变电影的发行方式。因为票房高、热度高的电影往往能拉动更多会员付费,如今很多电影和版权购买方签订的预售合同不是一锤子定音,而是像保底发行一样,设定一个基准数,根据票房的高低采取阶梯付费。 另一个更超前的案例是《卧虎藏龙2》。在国内的票房很一般。但是国内每卖一分钱对它来讲都是盈利。因为它的首发是北美,院线和网络同步,Netflix给它的分成要比院线高很多。基本上它首映第一天,来自Netflix的收入就已经覆盖了它的成本。 在这种情况下,出品方会与网站之间直接联系而绕开第三方版权机构。
相关文章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