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交公众号 推荐公众号
当前位置:首页  干货正文

【小说连载】SOTUS《一年生》中文版(4)

2016-09-25 干货 | Yoki酱 天府泰剧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第四章 · 不允许把大当家的话当耳旁风

 

“你的名牌哪去了?”

要是对于其他人来说,这也许只是随口一问罢了,但对于现在矗立在会场中央的这个被点名的一年生来说,这样的问题,其实跟死刑执行令别无两样。此时大当家凶狠的目光裹挟着这个男孩,使其毛骨悚然,就好像这眼神具有洞察一切的神力,能够直击真相,而这股力量迫使着你最后不由自主地说出真相。

“我…我忘记带来了。”

对于这样的回答,Arthit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但他还没有放弃,只是对于一而再再而三地强调这些小事没了耐心。

“你觉得我发名牌给你是让你拿来玩的吗?你知道名牌的重要性吗?它是用来告诉你的新朋友们你是谁,但你没拿来,就表示你压根就不想让别人认识你是吗?”

被训斥的人一听,吓得立即摇头否认。

“不…不是的。”

但这样苍白的话语是完全没有任何帮助的,Arthit开始上下打量这个一年生,然后加以结论。

“那如果不是这个原因…那应该就是你觉得你的朋友都认识你了,你已经不需要名牌了。那这样的话,我就要证明看看,他们是不是真的都认识你了…你们,都抬起头来看他,知道他叫什么吗?”

最后一句话,大当家的是转过来对坐得整整齐齐的全体新生说的,但没有一个人开口,整个会场一片死寂。也许并不是因为他们中没有人知道答案所以沉默,而是因为担心若是回答了会受到牵连,所以才没人敢以身犯险。

“没有人认识他吗!没人跟他是朋友是吗!”

Arthit的语气充满着轻蔑,让眼前的这个一年生丢尽了脸,尽管是一个男孩子,但在如此大的压力之下,眼泪还是不由自主地流下来,仿佛做错了事的孩子,新生耷拉着脑袋准备接受对自己最后的审判。但Arthit还没来得及张嘴,就有一个声音横空出世。

“他叫M!”

这个声音来的猝不及防,完全打乱了大当家的节奏,他立即大吼问道。

“谁回答的?”

“是我。”

回答者举起手,站起来准备让大当家的看清楚。Arthit也瞪大了眼睛想看看到底是哪个不长眼的家伙敢以身犯险…又是这个喜欢逞英雄的臭小子,就像是Arthit的噩梦一样阴魂不散。

…0062,Kongphop!

尽管是已经交过好几次手的对手了,但别以为这次Arthit会胆怯,相反Arthit觉得这次比前几回更有挑战性了。自己送上门来找虐的,岂有不虐的道理。Arthit顺势话锋一转。

“你认识他是吗?”

“认识。”

回答的如此坚定更让人心生厌恶…你就逞能吧,我看你还能撑多久。

“把你的身份证给我。”

M仿佛受到了惊吓,立即翻出零钱包,掏出自己的身份证递给Arthit。接过身份证,Arthit看了一眼,脸上露出了挑衅的微笑,就像是战争即将开始前的危险信号。

“你的朋友的大名叫什么!”

“Kathawut。”

“姓什么!”

“Hathaiprasert。”

“生日!”

“佛历2538年(公历1995年)十二月十二号!”

…卧槽,这小子是把公民档案记录给吃进去了吗。

Arthit被气得头皮发麻…问了这么多问题,这臭小子居然都能对答如流而且还全部正确,他是怎么做到的啊!…难道他们是旧相识,所以这臭小子才能对每一个问题都胸有成竹吗。

呵,别以为我会这么轻易地就放过你,这都治不了你,以后我就不叫Arthit。

“你可以坐下了,看来你朋友很了解你嘛,但我现在想知道,他是不是对每一个人都这么了解。”

按道理来说,忘带名牌的小哥此刻应该可以舒一口气了,但是一想到接下来,刚刚挺身而出为自己解围的小伙伴即将面临一场腥风血雨,M就不由得为Kongphop捏一把汗,特别是Kongphop在第一天就已经跟大当家的结下了梁子,一会儿,大当家的肯定会想尽法子来整他的,当M还在为朋友的事而忧心忡忡的时候,他所担心的一切在随后的一声怒吼后就立即应验了。

“所有人都把名牌给我翻过来!”

尽管大家都是一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样子,但学长的话就是圣旨,大家必须无条件的服从。不一会,在场的新生们都“唰唰唰”地把名牌都给翻了过来,紧接着大当家的又霸气发声了。

“学号0023起立!”

被叫到学号的新生蹭地一下站了起来,是一个可爱的小萝莉,她双手死死地拽着自己的衣角,神态紧张地十分明显。但事实上呢,她根本无需紧张,因为真正的玩家是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子,她只是个陪跑的。

Arthit走到了那个离Kongphop不远的妹子旁边,转过身来,眼睛直勾勾地盯着Kongphop,问道。

“来,请你给我介绍一下,你的这位朋友叫什么名字?”

Kongphop被这一记突如其来的左勾拳给整蒙圈了,表情呆滞了一秒,但随即便识破了大当家的全套整人计划,虽然大家都心知肚明的,但Kongphop却根本连开口争辩的权力都没有,只得作Arthit手中的提线木偶,按照他定的游戏规则硬着头皮玩下去。长身玉立的Kongphop深吸了一口气,答案已到了嘴边。

“她叫Ma-plang。”

虽然声音不如第一次回答得那么自信,但也十分响亮清晰,Arthit有些挂不住了,立刻要验证答案。

“你把牌子翻回来让我看看。”

小萝莉把名牌翻转过来后,大家发现,上面一笔一划写的真的是“Ma-plang”,与Kongphop的回答一模一样。

…呃…又让你逃过一劫啊,臭小子,但别以为我会这么轻易地放过你。

“学号0038!”

这次被叫起来的是左边一个身材健硕的汉子。

Arthit疾步走向这位离自己较远的学弟,同时继续重复刚才的问题。

“你的这位朋友叫什么名字!”

“Ork”

没来得及等名字的主人亲自来宣判正误,Arthit的手已经伸向了学弟的名牌,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把名牌翻了过来,然而名牌上清晰的字迹让Arthit内心的怒火值如窜天猴般蹭蹭蹭地窜到了两丈高。

…什么鬼!难道他每个都能答出来吗!工院工业工程专业的大一新生有两百多人,他怎么可能每个人都认识,再说不可能人人都是社交名媛,只要有不善交际的人,那么那个人就会成为我的突破口。

“学号0151!”

听到命令起立的是一个戴眼镜,扎马尾,穿着干净得体的大一女生,她安静地站在原地,暗暗期待着对方说出自己的名字,但没想到等来的却是一阵沉默。

…就是这个了!可算给我找到了。

“为什么不回答!你的这个朋友叫什么名字!”

Arthit再一次加重问话语气,直勾勾地瞪着眼前这个明显有些面露难色的人。

…呵,到最后你也不是什么都知道嘛,之前还敢如此狂妄地在我面前叫嚣,现在应该领教到了吧,要治这种目无尊长、没规没矩的人,罚跑步,做蹲起,俯卧撑都太小儿科了,我Arthit有比这些还要让人煎熬一千倍的方法。

“麻烦把你的名牌给我。”

Arthit走近依旧默默站在原地的女生,要了她的名牌。想必此刻女生的内心是有些小失落的,因为自己的同级同学并没有记住自己的名字,但尽管如此,她还是乖乖地把自己的名牌交给大当家的,并任由他拿在手里向全体新生展示。

“之前我已经跟你们说过了,给你们发名牌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你们重视周围的每一个朋友,但现在连名字你们都记不住,那我给你们这名牌还有什么意义…”

Arthit说到这顿了顿,拿起用棉线穿过的橘色硬纸板名牌,故意双手举高好让全场人都能看到,严厉地训斥道。

“既然你们都无视这个名牌的重要性,那么这样的东西也就没有它存在的必要了!”

话音刚落,只听见“刺啦、刺啦”,细微却刺耳,硬纸板被撕成了碎片,会场里所有的人都惊呆了,大家放大的瞳孔里流露出的是对眼前这一幕真实性的怀疑,当然,在场最惊愕的人一定是站在一旁目睹全过程的Kongphop,他眼睁睁地看着那个自己不认识的女孩子的名牌就这么被Arthit撕碎,抛向空中,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零散飘落,一片,一片。

“…给我记好了,这就是你们不重视身边朋友的后果。”

Arthit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将手里剩下的碎纸片也一并扔在了地上,转身走到了队伍的前排准备做最后的小结。

“今天我是在尽自己应尽的责任,明天我希望能看到你们每一个人的名牌,但要是你们有足够的自信认为在场的人已经对你足够了解了,那么你也可以不带!明白了吗!”

“明白了!”

回答声整齐又响亮,Arthit点点头,没再说别的,紧接着就带着自己那帮负责迎新的兄弟们退到了一旁,为的是给那些负责唱红脸的大二生们挪位子,让他们带着这些新生们做些轻松的娱乐活动,好好地安抚一下他们受伤的心灵。因为Arthit自己也承认,刚刚玩得确实有些过火了。但所谓在其位就要谋其政,自己也是身不由己,毕竟要想管好这上百人也不是件容易的事,今天就算是杀鸡给猴看吧,至少在这几百人之中树立了威信,让他们懂得了“敬畏”两个字该怎么写。

所以,就算是被人误会为冷血、无情还是没人性都好,这架子都得端着,这样才能杜绝让某些人有藐视权威,违抗命令的机会。

而且,现在看来自己刚刚做的一切比预计的效果还要好一些,因为刚刚独享Arthit“VIP式照顾”的那位一年生此刻仍矗立在原地,如同一尊被风化了的石像般,久久没能缓过神来。因为他知道,就是因为他,害得小伙伴失去了自己的名牌。正因如此,Kongphop深陷在愧疚的泥藻中无法动弹,不知道还能做些什么来弥补这一过错。

…这就是目无尊长,调戏学长的后果,活该独自承受来自心灵深处的不安与折磨。

Arthit在会场的一旁满脸嘲笑地望着Kongphop,但还没站多久,他一直注视着的那个人有了行动,此刻Kongphop眼里已没了别人,只见他翻越人海径直跑到了那个刚刚失去名牌的女孩身边,而女孩正低着头伤心地抹着眼泪。这一切Arthit都看在眼里,Kongphop拾起散落在各处的碎纸片,并抬起头来轻轻地对眼前这个泪人儿说。

“对不起,你叫什么名字?”

被问的人微微有些惊讶,但还是抽泣着回答道。

“我…我…叫…May。”

Kongphop点点头表示听到,接着,他做了件让Arthit大跌眼镜的事情。他取下了自己脖子上挂着的名牌,然后用笔在硬纸板的背面写了些什么后,带着温暖的微笑将名牌递给了对方。

“喏,送给你。”

“May”加上学号“0151”这几个大字清清楚楚地写在名牌的后面。接收人在惊讶的同时又有些小鹿乱撞的激动,跟她同样感到惊讶的还有一个人,那就是Arthit,但不同的是,Arthit的内心已经开始狂风呼啸,气浪灼人,火热的熔浆岩已经快要喷涌而出了。

…这臭小子怎么敢这么做…怎么敢这么做!

Arthit像一支火箭般“嗖”的一下冲到了Kongphop身边,双手搂肩一把就把这个比自己高大许多的男人给转了过来,面向自己。Arthit怒发冲冠地质问道。

“你在干什么!?Kongphop!”

“我把我的名牌给她。”

“你为什么要给她!谁让你这么做的!!!”

“没有人让我这么做。但是是因为我没记住朋友的名字,错在我,我要为此负责。”

这个回答让Arthit始料未及,此刻二人四目相对。

…奇怪的是,从Kongphop的眼神里,Arthit并没有看到任何挑衅与不服,他读到的只有一人做事一人当的那股决绝。

Arthit也渐渐冷静了下来,不再用吼的了,而是换了认真的口吻。

“你知道,要是你把名牌让给了别人,那么从此以后你就没有名牌了吗?

“知道。”

既然都已经知道这背后的规矩了,还选择这么做,说明当事人已经做好了被惩罚的准备,那么现在作为大当家的Arthit出场成全他的时候了。

“要是你没有名牌了,那我就算你违反了迎新的规矩,所以,从今天起,你不用跟你的朋友们坐在一起了,自己一个人坐在旁边。要是有谁被惩罚,那么你就要接受两倍的惩罚,明白了吗!”

“明白了!”

尽管这次的惩罚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重,但Kongphop的回答却依旧是那么坚定没有丝毫犹疑。

Arthit转身走了,这次他并没有站回到刚才的位置,而是径直走出了会场。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这样,只知道要是继续在会场待下去,自己就要撑不下去了。尽管自己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履行大当家的义务,并且作出的处罚决定也都是在合理的范围之内。

但他还是觉得自己输了…输给了那个一心一意想要帮助朋友的臭小子。

他到现在才知道,除了Kongphop那张一天让人想要扇他好几遍的嘴以外…他讨厌的,还有那双坚定透亮的双眸。

 ...SOTUS...

【天府泰剧版权声明】

泰国小说《SOTUS》中文翻译版本为天府泰剧译制作品,如需转载分享,请标明出处,且不用于盈利目的,谢谢合作!

原版阅读 加入收藏
分享给好友

相关标签:

回到顶部